王珮瑜:真正撑起上海的,是一大批这样的人

  口述者:王珮瑜(上海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

  采访记者:邵岭

  因为疫情封控在家的日子里,王珮瑜每天都会花很多时间在业主群里和邻居们热火朝天地交流信息,齐心协力地解决问题,眼看着大家都从“陌邻”变成了“睦邻”。问她焦虑吗?她说“不”。因为她相信这座城市有强大的学习和自愈能力,也因为上海有一大批“这样的人”。

  我从3月9日开始居家办公,3月中旬小区封控,到今天(4月9日)正好整整一个月。之前是足不出小区,后来是足不出户,反正都经历了。封控之前我在超市抢了一点东西,当时不知道会封那么久,到4月5日看看不对了,我就开始关注社区团购了。

  社区团购真的很重要,你看那些出现问题或者矛盾的小区,有很多都是因为居民自发组织团购的意识不够,邻里之间也没有太多的沟通。我们小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邻里之间沟通特别密切,原来完全不认识,业主群里都不说话的,现在互相之间有来有往,这家说我蒸了包子谁要,那家问我要点葱谁有。前两天,我还问邻居借了把剪刀,因为我家里的剪刀不好用了。然后小区的保安就每天骑个电瓶车帮我们传递各种东西。今天早上有一家的小孩头撞在椅子上磕伤了,群里面马上就发动起来,碘伏酒精创可贴,全往那家送。我们小区还有很多子女住在外面的老人,会有很多的难题,比如经常会漏掉群里的各种信息,找不到核酸码在哪里,不知道怎么在网上交煤气费,包括买不到药,都是大家一起帮忙解决。前两天我们小区测出来有阳性,大家也都第一时间在群里安慰她,跟她说转运车还没来的时候就好好在家待着,该吃吃该睡睡;什么时候被接走了,我们会替她好好照顾家里的宠物的。

  我自己每天的生活很规律,早上起来打扫房间,帮我父母准备一下中午要烧的菜,因为我家的阿姨自从小区封控以后就来不了了;下午和团队远程开会,处理各种事情,包括孵化一些把京剧跟诗词结合起来的新项目;晚上就蹲在业主群里各种交流啊回应啊帮忙啊什么的,差不多要到半夜这样。

  我父母快80岁了,我爸爸还是个肿瘤患者,这个月的月中应该去打化疗针,现在还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出去。尽量能克服的自己克服吧,不给大家添麻烦。居委会没几个人,要管两个小区呢!我们也有志愿者,帮忙分发物资什么的,但更多是每天在群里面张罗各种事情的“普通业主”,比如有时候大家聊天太嗨了,淹没了一些信息,一旦发现有人正好需要但又错过了这些信息,就会有另一些人马上翻出来发给他。

  你问我有没有过焦虑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其实真的还好。最初是有点崩溃的,疫情这么大规模地在上海暴发,太意外了。上海是一个多么有条不紊的城市啊!但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相信上海是能够渡过难关的,这座城市是有强大的学习和自愈能力的。从新一轮全面筛查开始,差不多过了一周的时间,你就感觉到市场也好,民间也好,都渐渐找到门路了,虽然还是有人在发牢骚,但是大家都在干事情。像我的公司里面有一些外地来的年轻人,租住在老旧的小区,没有物业,没有业主群,但是楼里的老伯伯老阿姨会把自己家的酱油啊米面啊放在他们这些年轻人的房门外面,打开门就能看到。他们就很感慨:是上海的老人在帮我们这些外地来的孩子。

  所以我比较生气的就是看到那些不分青红皂白指责上海的言论。我是上海人哎,我能让你们这么骂上海吗?别骂了行不行?

  当然,面子和里子,归根到底要靠自己挣。我们自己要身体力行,我跟我公司的年轻人也说,首先照顾好自己和家人,不要生病,其次在保证自己平安的前提下,一定要想办法去当志愿者,不管有没有“志愿者”这么一个名号,力所能及地帮助别人,我们大家一起来为上海早日痊愈作点贡献,至少让你身边的人感到人间有温暖。不要抱怨,不要吵架,因为那样不能解决问题。就像今天,不是启用核酸码了吗?但是像我这种身份证尾号是X的就扫不出来。那我在群里也跟大家呼吁,第一次使用,碰到问题是正常的,千万不要因为这个去跟医护、物业、居委会、志愿者吵架,人家已经很辛苦了,再说这又不是他们发明的对不对?这点腔调和素质要有的,有什么问题先把自己的情绪管理好。

  这轮疫情发展到现在,我有一个感触很深,就是所有人统统回到了同一起跑线,身份、地位、财富、知名度统统没有用,也不再像光环一样罩在你的头上让你闪闪发亮了。真正有意义的是什么?是你对社会有没有一些公德心,有没有利他的心,有没有愿意为别人奉献的心?是你面对困难的时候愿不愿意站出来,哪怕自己受一点委屈,都愿意为这个事情去加一把力?真正撑起上海的,除了政府,就是一大批这样的人。

  真的,疫情以来,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会让人生出很多感慨。其实就是一旦放慢脚步,反而可以看到很多东西。有时候我仰望天空,才发现,我已经多久没有这样纯粹为了看天而看天了啊! 【编辑:于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