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菈妮,你还能在电视里看到原神、奥特曼和野兽先辈

有一说一,用“叫好又叫座”来形容《艾尔登法环》,恐怕完全不过分。它只发售了不到三个星期,却掀起一波又一波的热度,让无数玩家化身褪色者,行走在间隙之地的每一寸土地上。

而在当今互联网中,热度代表着两样东西,一样是“玩梗”,一样是“整活”。

就在《艾尔登法环》销量突破1200万份当天,热心的网友们恰好又挖掘出了新的整活渠道——在电视上点歌。一位褪色者,在广东广播电视台的电视节目《DV现场》中,为宫崎英高点了一首《对你爱不完》。

除了菈妮,你还能在电视里看到原神、奥特曼和野兽先辈

电视机前,节目主持人“卢Sir”表情平淡,操着一口流利的粤语,念出了褪色者为宫崎英高写下的话——“你这该死的温柔,让我心在痛手在抖,就算到了凌晨三点还是止不住颤抖”。

《该死的温柔》里马天宇伤感的歌声,搭配凄美的旋律,真切地表达了男孩在女朋友提出分手以后,心中的不舍,也精准地描绘出了褪色者们在《艾尔登法环》中受苦时,心中那份对宫崎英高又爱又恨的心情。

他们咬牙切齿,却不忍心直接开口谴责宫崎英高,只能将它类比成“该死的温柔”,堪称情真意切,说出了无数玩家的心声。受苦几十个小时后,“颤抖的手”也极具画面感,主持人卢Sir还“很懂”地伸出手震动起来,并用粤语加以拟声。

这时候,奇怪的地方就来了。你要说这节目很懂吧,主持人全程表情平淡,极具职业素养,宛若一台无情的提词机器;你要说他们不懂吧,主持人又在细节处生动地描绘出手抖的画面,节目的最后还放上了《艾尔登法环》的封面图。

除了菈妮,你还能在电视里看到原神、奥特曼和野兽先辈

当晚电视节目结束后,《DV现场》官号便将褪色者点歌的片段剪辑放上了B站,吸引到无数玩家和网友的目光。他们纷至沓来,颇感好奇地看着登上了正经电视新闻媒体的老头环,许多之前不曾听闻过《DV现场》的网友,纷纷表示一开始以为这是假的,只是网友P图整活,却万万没想到,P图是假,整活是真。

除了菈妮,你还能在电视里看到原神、奥特曼和野兽先辈

这个整活,不仅让褪色者们相视一笑,还给《艾尔登法环》《DV现场》和《该死的温柔》三者,带来了新的热度。宫崎英高作为知名游戏制作人,一向与“受苦游戏”这么一个标签捆绑在一起,各部作品也以“折磨”出名,玩家用“该死的温柔”来反讽宫崎英高,不可谓不到位。贪玩的网友们,更是在微博里玩起了“他真的好温柔,我哭死”的烂梗。

除了菈妮,你还能在电视里看到原神、奥特曼和野兽先辈

不过,如果说《该死的温柔》至少精准地描绘了玩家们对宫崎英高的心情,那么《艾尔登法环》圈子中一直流行的《求佛》梗,无疑是完完全全的整活了。在《DV现场》这次的点歌节目之前,网络上便已经流传着菈妮的各类表情包和梗图。作为《艾尔登法环》里真正的“老婆”,菈妮的人气不仅比理论上的女主角梅琳娜高出不少,相关的梗图更是层出不穷,改编了《求佛》歌词的“为菈妮,我变成狼人模样”就是其中之一。况且,除了“为了你”和“为菈妮”的谐音梗之外,《艾尔登法环》里确实有位与菈妮有关的狼人NPC——布莱泽。

因此,在给宫崎英高点歌之后,《DV现场》的留言区和私信便被给菈妮点《求佛》的褪色者们占据了——毕竟,与《该死的温柔》不同,《求佛》是《艾尔登法环》圈子里原汁原味的名梗。

除了菈妮,你还能在电视里看到原神、奥特曼和野兽先辈

于是,在网友们的共同努力下,《求佛》不负众望地出现在了,两天后《DV现场》节目的点歌环节中。

除了菈妮,你还能在电视里看到原神、奥特曼和野兽先辈

考虑到节目最后这张为菈妮戴上戒指的配图,你要说节目组一点不懂,我是不信的。

因此,网友们的另一部分注意力,就放在了“主持人到底懂不懂这些梗”上面。

除了菈妮,你还能在电视里看到原神、奥特曼和野兽先辈

毕竟, 《DV现场》是一档每天在广东广播电视台公共频道播出的民生新闻类节目,是一档正经且正式的电视节目,迄今已经播放了11年,相比于热闹的新兴互联网文化,或许和“传统”一词更加接近。况且,电视文化和互联网文化本身在媒介上就存在一定的界限,相比起内容多元化、信息真假难辨和强调互动元素的后者,电视文化无疑更加侧重于风格传统正式、具有公信力以及慢节奏等特点。

所以,“给宫崎英高点歌”这种更具有互联网风格的整活内容,出现在《DV现场》这样正经的新闻栏目当中,算不算是一种“互联网文化对电视文化的冲击”?

而这涉及到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那就是《DV现场》这个节目,它真的正经吗?

首先说结论,《DV现场》确实是一档正经的新闻栏目。光是最近,他们就有曝光“卤水店给食物上色”“快递面单背后的黑色产业链”等与民众生活息息相关的内容。在介绍中,《DV现场》强调将新闻的视角聚焦在百姓身上,注重记者现场报道,同时也开放社会合作,鼓励人们拍摄自己身边的新闻,随时反映民众的生活百态。

除了菈妮,你还能在电视里看到原神、奥特曼和野兽先辈

并且,《DV现场》的播出时间,恰好便是每天的新闻黄金时间——晚上七点到八点半,称得上是民众们每天的下饭神器,广东人版《1818黄金眼》。可以说,整个《DV现场》都称得上既真实,又亲民。

只不过,《DV现场》和那些传统风格更强、看起来更为老派的新闻电视栏目,也有一定的差别——它显得更为年轻。这其实和《DV现场》独特的放送文化有关。或许一开始的目的是为了和民众的关系变得更为紧密,《DV现场》在每次节目的最后,专门加入了一个点歌互动环节。

点歌的操作也很简单,只需要在《DV现场》B站、公众号等地方的官方账号里面,输入点歌人姓名、送给谁、歌手、歌名和留言五个内容,就能够完成点歌——当然,点歌的肯定不止一个人,能不能被选上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开头的模板:褪色者点了一首马天宇的《该死的温柔》,送给宫崎英高,接着就是主持人卢Sir念出对应的留言。

这个点歌环节并不强制真名,也不需要实名认证,因此网友们的整活之心,便开始蠢蠢欲动。其中最经典也最离谱的例子,莫过于去年有一期节目的最后,李田所给远野点了一首关喆的《想你的夜》——如果你并非二次元,或许你的第一个问题是,李田所和远野都是谁?

李田所是他。

除了菈妮,你还能在电视里看到原神、奥特曼和野兽先辈

换个叫法,你也可以叫他“野兽先辈”,他既是网络上著名恶臭梗的起源,也是类似于“114514”“昏睡红茶”等知名暗号的出处。如果你还是不知道李田所和远野究竟是谁,那么还有一个最为通俗易懂的解释——两人都是一部日本同性恋作品,《真夏夜的银梦》里面的角色。

这些还不够,主持人卢Sir还念出了李田所点歌时,写下的留言:“我最好的朋友,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你我都可以再一次晒太阳,并喝一杯热乎乎的红茶。”与《真夏夜的银梦》中出现的“昏睡红茶”梗,遥相呼应。

除了菈妮,你还能在电视里看到原神、奥特曼和野兽先辈

在不懂梗的网友眼中,这就好像是李田所在亲切地表达着自己对朋友远野的思念之情,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而在懂梗的网友眼中,整个新闻节目的气息就一下子“恶臭”了起来,充满了“哲学”的味道,至于恶臭梗传播得最为广阔的二次元群体,恐怕是其中因整活而笑得最开心的一部分人了。

这也是去年《DV现场》火爆出圈,走进二次元群体中的一个关键性事件。

自此以后,《DV现场》里二次元群体的整活便开始层出不穷,原本就有整活属性的点歌环节更是快要被“玩坏了”。

比如二次元游戏《崩坏3》早就变成了《DV现场》点歌环节的常客——姬子老师为自己的学生琪亚娜点了一首Beyond的《不再犹豫》,告诉她“把这不完美的世界变成你所期待的样子”;网友“假半青节弓点”给无量塔姬子点了首李楠的《你快回来》,表示“希望早日回来,在船上等待”。同为米哈游出品,热度更高的新作《原神》,自然也没有能够置身事外,几乎每一个角色都在《DV现场》里对应着一首歌,像是网友玩谐音梗“李刻晴”,给刻晴点了李克勤的《红日》,旅行者给云堇点了《神女劈观》……这些例子,恐怕已是不胜枚举。

除了菈妮,你还能在电视里看到原神、奥特曼和野兽先辈

二次元领域,除了米哈游的游戏,诸如《碧蓝航线》《明日方舟》《赛马娘》等知名二次元游戏,也被囊括其中。游戏之外,还有《刀剑神域》《紫罗兰永恒花园》《咒术回战》《进击的巨人》《刃牙》等动画同样也在《DV现场》中有过惊鸿一面。当然,这些还不算完,许多虚拟主播的身影同样曾经出现在《DV现场》的点歌环节之中,像是绊爱宣布休眠时,就有网友给她点了首《送别》;嘉然生日时,有粉丝给她点了首《Hopeful Dreamer》……

除了菈妮,你还能在电视里看到原神、奥特曼和野兽先辈

昔日李田所给远野点歌之际,便有网友指出“DV现场被二次元占领了”。现在看来,此言甚是。

除了菈妮,你还能在电视里看到原神、奥特曼和野兽先辈

但是,如果你认为在那之后点歌环节已经只剩二次元的身影,那恐怕还是太年轻了。除了二次元内容之外,《DV现场》还出现过热点类的点歌,譬如皇族粉丝点了首《无名之辈》给RNG的比赛加油、师妹给蛮横的查寝师姐点了首《再见》;还有玩影视梗类的点歌,譬如伏地魔给哈利·波特点了首《绿光》,新城给大古点了首《飞得更高》。

除了菈妮,你还能在电视里看到原神、奥特曼和野兽先辈

总而言之,《DV现场》的点歌环节覆盖范围之大,要素之多,内容之全,恐怕都已经不是只言片语能够说得明白的了——毕竟,它所面向的正是各领域生产着梗的本体,也就是广大的民众们。此时此刻的《DV现场》点歌栏目,宛若一个巨大的宝藏,每每翻动,总能看到令人意外到大跌眼镜的内容。

比如,广东人YJJ给女流66点了首《最长的电影》。

除了菈妮,你还能在电视里看到原神、奥特曼和野兽先辈

点歌环节作为《DV现场》自身“放送文化”的一部分,它的火爆无疑给《DV现场》反哺了许多流量,以至于让他们在B站上自称“点歌UP”,还专门把点歌环节做成了一个独立的栏目,并将那些没被选上的点歌,做成了一个个合辑。

除了菈妮,你还能在电视里看到原神、奥特曼和野兽先辈

到了现在,玩家在《DV现场》中给宫崎英高点歌,让他们借着《艾尔登法环》的热度,再次出圈火了一把,恐怕也并非什么令人意外的事情。只是,电视互动点歌环节并非《DV现场》独创的内容,在过去数十年前彩铃流行的年代,电视中其实有专门的娱乐互动节目,往往你只需要花费几块钱,按照格式发送一条短信,或者拨打某个电话,就有可能在特定的节目中,看到自己的点的歌或者是游戏,出现在荧幕上——如果当时真的出现了,它带来的快乐,并不亚于彩票中奖。

随着时间流逝,互联网的兴起让人们已经能够独立自主地选择自己想要观看的内容,不用再像过去那般,手握遥控器切换一个一个频道,被动地寻觅着有趣的电视节目。这些互动点歌点游戏的节目,也因此逐渐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之中,反而是《DV现场》点歌这类在节目尾声锦上添花的内容,成功延续到了现在,甚至逐渐以电视节目的身份,在互联网上演变成另外一种新的点歌文化。

除了菈妮,你还能在电视里看到原神、奥特曼和野兽先辈

这或许是件好事。

毕竟,有了互联网便利的我们,已经不再能在电视上一一点歌,享受被选中带来的快乐,也不会如过去般只能坐在电视前被动地选择节目。但偶尔我们在电视节目中,听到熟悉的《该死的温柔》,听到《秋天不回来》,听到《红日》,听到《十一年》,或许我们眼前还能重新浮现十几年前,自己坐在凳子上看电视的画面。当然,乐趣可能还不止于此,就像在旅行者给云堇点的《神女劈观》下面, 便有留言说自己在家听到熟悉的旋律时,第一时间跑出房间的,也有看到点歌在傻笑的……

除了菈妮,你还能在电视里看到原神、奥特曼和野兽先辈

电视文化和互联网文化,十几年前的记忆和现在的经历,在这不知不觉间,忽然便被联系在了一起。看电视的人和玩电脑的人,也在这瞬间,重新走到了同一场景中。

即便在整个节目一个半钟里,点歌环节只占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那也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