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最大陆路口岸站:“五一”中欧班列不停歇 国门下“穿针引线”

  中新网绥芬河5月1日电 题:黑龙江最大陆路口岸站:“五一”中欧班列不停歇国门下“穿针引线”

  作者 曲艺伟 史轶夫

  “剩余车辆止轮完毕,铁鞋一只,车号核对正确。”随着调车机的一声汽笛响,满载化肥的8辆敞车缓缓驶出化肥库。

  5日1日,在黑龙江最大陆路口岸站绥芬河站化肥库内,运转车间连结员游洋正在进行取送车作业,他要将此批换装完毕的化肥车运送至准轨到发场,在那里集结发车,再驶向目的地。

调车员游洋在执行调车作业。 曲艺伟 摄

调车员游洋在执行调车作业。 曲艺伟 摄

  绥芬河被誉为“火车拉来的城市”,因口岸而建,因开放而兴。经过几代人的接续努力,发展成如今黑龙江省最大的对俄陆路口岸。数据显示,一季度绥芬河站出入境中欧班列累计150余列,1.4万余标箱,同比增长95%和105%。

  游洋是土生土长的河南洛阳人,2018年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铁路哈尔滨铁路局集团有限公司绥芬河站,成为了一名铁路连结员,如今已经是他工作的第四年,这里早已成为是他的第二故乡。“能在这里从事调车工作我感觉挺自豪的,用我们河南话说就是‘可中’!”游洋说。

  由于调车工作是露天作业,风吹日晒雨淋是在所难免的,面对不太适应的北方气候环境和脏、苦、累的工作环境,游洋并没有退怯,而是凭借着自己顽强的毅力和斗志,在铁路调车场上练就了一身“真功夫”。

  “调车作业更像是穿针引线,我们就是那根针,把一节节的车厢串起来,我的工作虽然很平凡,但是看着我亲手编组的货物列车,拉着各种物资运往国内外,还是感觉自己的工作很有价值、很自豪的。”游洋边走边介绍。为了确保调车作业的安全,他需要对每条线路和车辆状态进行细致的检查,一个班平均下来需要走将近4万步左右。

  调车需要24小时在外作业,其艰苦性可想而知。春夏秋冬,寒来暑往,也许对普通人来说只是一个季节变化,而对连结员来说,四季变换却是一种考验。

调车员游洋在执行调车作业。 曲艺伟 摄

调车员游洋在执行调车作业。 曲艺伟 摄

  “我们那边冬天最低气温零下10摄氏度左右,这边最低零下30摄氏度,每次出去干活要穿好几件棉衣棉裤,但是很快就冻透了。领车是最难受的,因为那个风和雪吹到脸上和吹到眼睛上,感觉就像刀在割一样。因疫情现在需要戴口罩,哈气就会呼的满脸都是,然后眼睫毛上头发上、帽子上全都是霜!”游洋说。

  游洋虽然没出过国,但经过他们亲手编组的货物列车,在“一带一路”通道上最远到了欧洲。如果把编组场上的钢轨比喻成一条条“五线谱”,他和这一列列火车就是“五线谱”上律动的音符。(完)

【编辑:叶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