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一刀切封校 大陆高校学生挂横幅发帖抗议

【新闻网2022年3月31日讯】(新闻网特约记者张勇采访报导)临近清明节小长假,许多人都在准备返乡祭祖或外出踏青,但大陆各地很多高校的大学生被校方以“防疫”为名,长时间封在校内,清明期间也被禁止离校。

许多大学生不堪忍受如坐牢般的封校生活,纷纷在微博、知乎等大陆社交媒体平台发帖要求解封,部分高校学生甚至挂横幅、写标语要求解封。各校对学生的诉求作出了不同的反应。

川大首现抗议标语 校方迫于压力解封

新闻网记者在微博、知乎等大陆社交媒体平台以“高校解封”、“高校封校”等关键词搜索发现,大陆各地有不少大学生发帖抗议高校以防疫为名封校的政策,学生反映的问题主要有下几个方面:

第一,学校所在地已十四天甚至二十多天都没有通报新增新冠肺炎(中共毒病)阳性病例,但学校封控政策却丝毫没有放松,明显一刀切;

第二,学校的封校政策只限制普通学生,高校教职工、商贩及其亲属甚至附近居民、游客、留学生都可以进出校园,所谓封校实际起不到闭环防疫作用,对在校大学生也严重不平等;

第三,长期封校让学生无法接触外界,内心极度压抑,很多人表示自己出现心理问题,再封下去实在是受不了。

上述这些都只是在线上表达不满,而四川大学的学生则是让相关诉求从线上走向了线下。网传图片显示,四川大学校内3月23日上午出现抗议横幅和标语,其中一个挂在人行天桥上的红底白字横幅写着“川大是全体师生的川大,不是全体官僚的川大”,教学楼走道的白板上出现用红色马克笔书写的抗议标语:“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权利”、“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反对官僚主义!”

2022年3月23日,四川大学教学楼走廊的白板上出现抗议标语。(网络图片)

本科毕业于四川大学、目前在美国读研的陈先生对新闻网证实了事件的真实性,“我问了一些目前还在川大读书的学弟学妹,这些标语确实是在3月23日上午出现在学校里的,是一些在校学生对封校政策长期不满所做出的举动。他们认为学校在成都全城人员频繁流动的情况下封校本身就没什么意义,而且封校政策只针对学生,不针对教职工,这很不公平,纯粹是一种为保领导乌纱帽的官僚主义行为。”

陈先生表示,除了这些抗议标语以外,还有四川大学学生表示如果学校再不解封就要在3月24日起进行罢课和游行,校方和当局因此高度紧张,四川大学各个学院的辅导员都在QQ群里发通知,警告学生不要参加线下抗议。当局为避免出现抗议事件要求川大在当天下午宣布解封,学生可以自由出入学校。

据公开报导,四川当局3月23日召开一次学校疫情防控工作专题会议,四川省副省长罗强在会议上称,要“纠正个别学校不准师生出校门等层层加码的简单做法,不搞一刀切。”该新闻一度登上微博热搜。

四川政府紧急开会,副省长罗强称要纠正各别高校不准师生出校门等做法。(网络截图)

武汉科技大学生效仿川大挂横幅 有学校放松监管

在四川大学出现抗议横幅后不久,武汉科技大学3月27日也有学生在教学楼挂横幅要求解封。据网传图片显示,武汉科技大学的恒大楼出现抗议横幅,以对联形式呈现,左边的横幅写着“封校只封学生,可谓精神错乱”,右边写着“我来科大一趟,我想看看武汉”,上方的横幅则写着“早日解封,还我青春”,直指校方的封校政策。

与此事相关的微博话题“学生拉横幅祈求学校早日解封”一度登上武汉地方热搜。有老师警告,转发标语内容会被处分。该消息很快被微博屏蔽,不过搜索关键字仍可见部分内容。

2022年3月27日,武汉科技大学恒大楼出现抗议封校的横幅。(网络图片)
武汉科技大学横幅事件相关话题被微博屏蔽,但直接搜索文字仍可见一些内容。(网络图片)

事发第二天(3月28日),微博上传出消息华中科技大学在武汉高校中第一个“解封”,学生只需预约便可在24小时内出入学校,无需辅导员和老师审批。

武汉科技大学3月30日也传出学生可线上申请出校,不需要向门卫提供纸质请假条的消息,似乎也放松了对校园的封闭管控,但有武汉科技大学学生在相关话题下表示自己没听说此事,自己还是要找辅导员批纸质请假条,指责武汉科技大学买热搜做公关。

华中科技大学3月28日起可预约出入校门,24小时内有效。(网络图片)

武汉其它高校仍然封校

不过,目前就读于华中农业大学的王同学对新闻网记者透露,该校非但没有放松封控政策,反而要求辅导员在各班召开一次紧急班会,要求学生“遵守疫情防控政策”,并把武汉科技大学挂横幅的事情归咎于“境外势力煽动”,要求该校学生“提高警惕”。

“这真的是太荒谬了,事实上长期一刀切只封学生的事情已经让很多同学受不了了,川大和武科大的事情都是长期以来矛盾的爆发。我身边的一些小粉红都受不了学校这么搞,支持他们拉横幅。在这种情况下还要甩锅给境外,只能说学校官员把学生当傻子哄。”王同学气愤地说。

另据微博博主“武汉高校那点事儿”爆料,武汉体育学院不仅宣布一直封校到暑假,而且决定每周上课六天,所有节假日只放一天假,许多武汉体育学院的学生因此到微博上表达不满。

对于不同高校在学生挂横幅事件后的不同反应,王同学表示,“这应该和不同学校领导的治校思路不同有关,有的校方更怕学生‘闹事’而愿意息事宁人,有的则认为要将学生的不满强力压下去所以不想妥协,但归根到底,高校的这帮官僚都是要配合政府维稳,并不是出于关心学生权益的考虑,不然他们一开始也不会搞长期封学生这种蠢事了。”

责任编辑:林琮文#